/

1500万炒币者75万已成“瘾君子” 沉迷数字货币的你们都还好吗?

1500万炒币者75万已成“瘾君子” 沉迷数字货币的你们都还好吗?

九哥趣闻闲聊

和毒品、赌博一样,创造了无数暴富传奇的数字货币也极容易诱人上瘾。据专家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购买者已超过1500万人,其中45-75万人都已经存在对数字货币上瘾的“病症”。早前,英国克雷格城堡医院甚至已经开始提供“戒数字货币”的治疗。

数字货币上瘾是病,得治

实际上,数字货币自出现以来,就被许多人直接定义成一种赌博。股神巴菲特也多次公开表示,买数字货币并不是一种投资,而是投机,本质上就是一种赌博。

在数字货币交易中,很小的本钱都随时可能让人赚的盆满钵满。偶然可得的高收益、24小时全天无休的“过山车式”波动风险等特点带来的刺激性正是炒币瘾者沉迷于此的原因。

“两小时暴涨5倍”、“两日暴涨超40%”、“日进1000万”,数字货币领域的数字总能给人们提供一个兴奋点,因此炒币者一直都保持着高涨的情绪,不断地为复制暴富神话而去“下注”,期待能在豪赌中满载而归。但“过犹不及”的道理是一直成立的,任何东西都要有个度,过度了就会变成“瘾”。

炒币上瘾三阶段,你中招了吗?

根据九个亿财经对炒币者的了解与调查发现,已经有许多炒币者逐渐在对数字货币上瘾,而根据他们的情况特点,大致可以将上瘾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一,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时不时停下来去看数字货币走势。

大多数数字货币投资者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轻度的躁症,这样的情况基本在每个风险投资领域中都很常见。

二,炒币已经影响到日常生活,无法炒币就心神难安。

这类中度上瘾的“患者”的日常生活基本就已经被数字货币占据了,对炒币以外的活动都集中不了精神。当然,投到数字货币中的钱一般也不会是小数字。数字货币维权事件中常见的“赔了全家产”的“患者”就属这一类。

三,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炒币。这一类毫无疑问就是“重症患 者”了。

据提供“戒数字货币”治疗的克雷格城堡医院就曾有过一例骇人听闻的病例:一位病人在接受治疗毒瘾和酒瘾的过程中,医生发现,其酗酒和染上毒瘾最根本的原因竟是他对比特币上瘾。他因为沉迷比特币无法自拔,所以花大量时间关注比特币的涨跌,为了让自己随时保持清醒,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吸毒。

后来在炒币赔掉12万英镑后,为了逃避现实,他便选择用酒精麻痹自己。最后,在酗酒和吸毒的双重折磨下,他不得不选择到克雷格城堡医院接受治疗。

炒币瘾者如何自检?

如何判断自己炒币上瘾的程度?光靠上述简单的三阶段,炒币者们或许无法有明确判断。下面是克雷格城堡医院给出的自我小测验,有上述情况的读者可以通过这个测试,看看自己的“瘾”到底有多大。

1.你是不是花了大把时间研究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

2.你是不是已经在加密货币上花了很多钱?

3.你是不是有过想减少加密货币交易量或者彻底放弃交易时觉得很不甘心?

4.如果刻意减少在网上查询虚拟货币的时间,发现自己有点坐立不安的焦躁感?

5.现实生活中有些事情很棘手,或者心情很沮丧的时候,你会不会跑到网上看看虚拟货币交易来逃避一下现实?

6.在交易中赔了后,有没有很强的欲望继续下注,想要赢回来?

7.对于在加密货币上花了多少时间和金钱,你可能会跟身边的人说谎?

8.有没有挪用过不合法的钱来进行交易?

9.加密货币交易是否有影响到自己和身边人的关系,或者影响自己的工作?

10.当赔光了后,有没有试图跟别人借钱想东山再起的经历?

结果:

1个“是”:现在清醒还来得及,别让自己陷得太深。

3个“是”:不用问,你已经上瘾了,最好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5个“是”:这种瘾已经影响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必须立即就医治病了。

不想去医院怎样“自我治疗”?

克雷格城堡医院里的医生曾表示:炒币是一种高风险的赌博,炒币成瘾可能比赌博成瘾更具毁灭性;但真正因炒币成瘾去医院的人很少,而在接受赌瘾治疗的人中,大部分都会炒比特币。因此,克雷格城堡医院网站上推荐了几种“自我治疗”的基本方式:

首先,要给自己定一个交易限额,并严格遵守这一数字。如果某些数字货币在投资前有交易合同,请勾选“设定交易限额”一项,这样超出限额的部分可能交易起来需要各种验证,就会逼自己清醒一些。

第二,给自己设定一个限时登录数字货币网站的规定。最好具体到哪一天,这样会相对容易操作,千万不能纵容自己说“我就扫一眼”。

第三,不要把数字货币交易当成主要收入来源。要守住保证基本生活的资产,即使是你借此大赚了一笔,也不能全部“梭哈”。另外,最好提醒周边的亲人朋友,不要借钱给自己。

第四,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活动上。不要把自己限制在数字货币的世界中而忘了生活,出去旅游、交友,多参加户外活动都是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

若以上“自我治疗”的方法已经无效了,也不能自暴自弃地将这种恐慌和焦虑憋在心里,最好跟别人说出来,或者向专业医生求助。在数字货币这一极容易失去理性判断的资本狂欢中,人性的欲望和脆弱一览无余,一旦放纵自己沉溺,前面等着的或许就会是望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