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块链和金融科技是否真能改变世界?

区块链和金融科技是否真能改变世界?

目前,各行各业都在关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动向,金融、电商、汽车、教育、信息等行业对区块链的兴趣尤其浓厚,它们一直在积极探索与区块链做结合的方式。区块链与金融科技是否真的能够改变世界?目前已经改变了哪些,未来又会带来哪些新变化?在6月12日举行的“2018数字资产投资峰会”上,来自各领域的专业人士对此展开了深入讨论。

主持人: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

嘉宾:

周忠永(世界银行区块链实验室技术负责人、创始团队成员)

高战(格莱珉中国联合创办人及总裁、尤努斯基金会(香港)执行长)

蔡栋(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数据智能官)

郭小川(太一硅谷实验室CEO)

方亚南(联动优势首席战略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常务理事)

吴昌华(里夫金办公室中国/亚洲主任、清华控股TIE创新生态国际执委)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现在我们听到最多的就是金融科技会改变世界,区块链也在改变世界。但也有反向的声音说,金融科技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它并没有改变世界,很多人也评价区块链只是带来了一种可能性而已,离改变世界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请各位从自己的关注点出发来谈谈,区块链或金融科技有没有正在改变世界?

周忠永(世界银行区块链实验室技术负责人、创始团队成员):世界银行关注的一个方向是普惠金融,以我和世界银行在普惠金融方面的经验来说,我觉得金融科技正在改变世界,区块链金融马上就会开始大规模地改变。现在全球大概有70亿人,请大家猜猜现在还有多少人没有银行账户?答案是20亿。考察金融科技在中国的发展,可以拿蚂蚁金服做例子,银行账户让数字货币的推广速度大大提高,这个世界正在被改变。我们也看到以区块链技术为桥梁的跨境支付正给世界人民带来很多的福利,包括效率的提高、交易费用的减少等。

蔡栋(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数据智能官):我们最早是在两年半前从金融银行做起的,已积累了2.5亿用户的金融数据,形成了很大的平台。金融科技已经改变了世界很多,对我们来说,这个世界是物理世界,很多金融方面的工作第一步要做的仍然是数字化。只有数字化做得好,区块链才能实现赋能。区块链从1.0、2.0发展到现在的3.0,就要百花齐放了,但真正要落地也是非常困难的。举个例子,比如我们要追踪工厂产品的流向,就要实现物联网化,在这方面,利用区块链技术中数据不可篡改的特点是很好,但如果追溯率不能达到100%就没法真正实现上线。

再比如说征信、黑名单,这是一个刚需,每家做金融的企业都需要这些数据,但里面有很多组织架构问题要设置清楚。区块链在1.0时代还相当不稳定,现在联盟链是比较稳定的,大家选择公链的并不多。如果要用区块链改变世界,产生有颠覆性的影响力,还需要我们各位精诚合作。同时,国家在方向上要有指导和监管,各方面的力量匹配在一起才能真正做到普惠公平,赋能中小型企业,让大型实体企业也有创新的模式。

郭小川(太一硅谷实验室CEO):作为多年的互联网创业者,我一直相信,区块链也好,IT技术也好,是能够改变世界的。为什么我们会产生区块链、金融科技能否真的改变世界这样的疑问?我认为原因来自几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金融。一般意义上说,大家都觉得金融是比较虚的东西,但金融专业或者经济学专业出身的人都知道,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金融科技、区块链通过促进普惠金融更好地发展,也能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从这个角度来看,它们是能改变世界的。

第二个维度,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我们知道,有些国家的央行打算用区块链发行数字货币,既然能够做国家的数字货币,这对整个经济和世界的影响将是非常大的。

第三个维度,改变世界,我觉得这方面不要着急。互联网的发展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等待带宽提上来,需要等所有的技术发展好了才能真正统领世界。区块链也是一样的,我们应该给区块链更多的时间,然后就能看到世界是怎样被区块链改变的。

吴昌华(里夫金办公室中国/亚洲主任、清华控股TIE创新生态国际执委):金融与区块链是否真的会改变世界?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区块链对世界的改变可以从三个层次来看:

第一个层次,可以弥补世界存在的很多欠缺,比如它能解决许多人没有银行账户的问题,还能解决世界各国都存在的彼此信任度不足的问题。

第二个层次,现实经济中有很多环节造成着巨大的资源浪费,中间人环节尤其如此。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体系能在扭转这些问题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从而改变世界。越来越数字化的时代造成了很多问题,比如个人信息的所有权问题,区块链本身所具有的特质在这一点上也会发挥潜在的重大作用。

第三个层次,更多地创造价值。我们正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早期,以区块链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技术体系、产业体系正影响着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创造着更多、更大的价值机会。

现在大家谈的很多内容都是正面的,但是,谁来制定标准,用什么样的标准来约束这些技术,以及如何制定和完善与标准相应的治理体系,这些都是我们要思考的。

方亚南(联动优势首席战略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常务理事):现在金融科技发展得好,是因为互联网发展了,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世界。互联网带来了金融的便利,也带来了金融犯罪,在克服这类问题上,区块链将大有可为。

我认为区块链真正革命性的价值是它会改变社会治理机制。区块链可以构建一种信用体系,从根本上解决数字世界的可信度问题。我相信区块链对世界的改变会比互联网更大,原因就在于它让互联网信息变得可信了。

从政府角度来讲,区块链将让社会治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区块链能一直获得发展,是因为它的自律机制设计得好。制定规则是中心化,执行规则是去中心化,所有参与者都应该遵循这个规则。以往缺乏这样的自律约束机制,而区块链提供了约束机制,政府可以利用它制定规则,可以监管,而不是事事都在中间做一些修改或者调整。

现在区块链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共识,不仅仅是链上人员的共识,而是所有人要有共识,也就是全球性的共识。第二个问题是安全问题。现在区块链充其量是在应用上走到了3.0,但技术还停留在1.0。区块链的安全性问题出现在两个方面:第一,防务安全。如果你的密钥丢了,区块链的财产就不是你的了,别人可以冒充你,这个所谓可信任的世界里就有骗子进来了;第二,比特币被攻破是必然的,这从逻辑原理上说轻而易举。我们现在希望从技术角度建立区块链2.0,从逻辑上来看已经在逐步产生成果了,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数据的安全加可信。

高战(格莱珉中国联合创办人及总裁、尤努斯基金会(香港)执行长):格莱珉银行创办于孟加拉,最初始的场景是在最底层的生态里面构建社群,组建一个5人贷款小组,然后由多个这样的小组组成50人的生态圈。从1976年开始,这个最小社区生态的价值共识在孟加拉得到不断地复制和传播,30年后已经纳入了900多万个家庭,相当于孟加拉总人口的1/3。

贷款小组要选组长,每年一换,大的社群要选中心主任,也要每年一换,这是高度去中心化的,所有的交易都在公开会议、公开平台上实现,这实现了最原始的分布式记账,这是1976年以来发生在格莱珉的底层技术。在格莱珉的系统中,治理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其共识又是高度中心化的。我认为,格莱珉的模式其实就是区块链,如何利用它改变世界,改变人类,是我们正在面对的挑战和机遇。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我们进入到第二环节,我会问每位嘉宾一个专属问题。首先我想问周忠永,世界银行的区块链在干什么?

周忠永(世界银行区块链实验室技术负责人、创始团队成员):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在生产关系上能够发挥互助的效果。具体到我们做的事,除了普惠金融、环境治理、碳排放市场,在供应链金融上保证中小企业能够有效得到支持,让它们能够被照顾到,还在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包括一些大的央行联席研究五年后、十年后的数字货币政策。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第二个问题给蔡总。很多人在讲区块链落地的时候都会说有一个难题:现在技术还处于早期,所以不能进入产业端,但如果大机构不进场的话,那是做不大的。您一直都站在产业这一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蔡栋(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数据智能官):太保守了。我们的经验是,建议要把产业中最富有挑战性的问题放在前面,你想的越多,你站的高度越高,实质上产生的效果就越好。哪怕暂时不能解决最具挑战性的问题,但当你回头看过往两三年的实操经验时,还是能够从那些不断为你提供帮助的人才(不一定是你的员工)和那些在做各种测试时获得的各类合作伙伴那里收获很多,最重要的是,你实际得到的结果会更好。当然,在拥抱社区,拥抱区块链技术的同时还要结合人工智能,一定要做更深入的数字化改造。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如今很多做公有链的人觉得联盟链不是做区块链,私有链也不是做区块链,郭总您怎么看?

郭小川(太一硅谷实验室CEO):对我来说,私有链不算区块链,联盟链仍然算是区块链。从本质说,区块链提供了一个公开透明的博弈平台,只要你参与进来,各方之间是没有办法在这个博弈平台之外达成私下妥协的。现在圈子里有很多比较领先的业务是用联盟链来做的,现在纯粹的公有链对于隐私的保护还是有一定缺陷的,而联盟链可以提供更好的定制化应用。我个人认为,像银行、行业组织这样相对来说有一定门槛的机构更容易切入联盟链,也更加容易获得实质性的发展。

左起:方亚南、吴昌华、郭小川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方总,对于大企业或者产业来讲,现在区块链还属于早期,当它们想要进入的时候需要做哪些准备?

方亚南(联动优势首席战略官、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常务理事):区块链应用的最好切入点就是核心企业,因为核心企业有话语权,它与上下游企业很容易达成共识,核心企业就是规定的制定者。可以以核心企业为主做供应链,用区块链做供应链金融。

公有链和联盟链的区别在于诉求不同,大家加入公有链是为了赚钱,加入联盟链是为了自身的业务发展。现在各大企业面对的唯一最困难的问题就是技术,因为现在没有可以采用的成熟标准的技术。不仅在中国,全球都有这样的问题,现在大企业不缺上下游,不缺联盟参与者,缺的是技术。

张晓晨(FinTech4Good创始人及总裁):高总,企业、机构或政府等如果在治理结构方面已经准备好了,上链将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如果真的要上链,您会选择联盟链还是公有链?

高战(格莱珉中国联合创办人及总裁、尤努斯基金会(香港)执行长):目前格莱珉属于现象级的基于区块链哲学的技术,如果我们能够上链,依然希望它是现象级的,是基础的,能够促进更多生态融合的未来,我们很希望邀请诸位跟我们一起改变世界。

文 | 本刊记者 乐珵

响新时代之需应新投资之求

微信 ID investcircle

请长按此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