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ath,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帮助传统企业解决决策问题

Oath,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大数据分析帮助传统企业解决决策问题

大家了解一个产品上线前,前期的市场调研有多贵吗?时间成本有多高吗?金钱成本是5~15万,时间成本是数月。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金钱成本的支付都会很吃力,此外他们还要承受时间成本的压力,毕竟日新月异的市场是不等人的。时机,往往决定着产品成功的命门。

Oath Protocol,一个致力于深入刻画用户画像的协议。基于Oath Protocol平台,它能够为企业收集数据、分析数据,提供精准的反馈,能够画出比分析师和我们自己更精确的画像。区块链赋能大数据,Oath Protocol将大大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让创业者不再左右为难。

徐寅,Oath Protocol联合创始人。当人们都在吐槽互联网码农996ICU的工作制时,他却在很早以前开启了007的工作制。创业不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是他时常能够苦中作乐。在公链为王的浪潮中,他依然选择了做延展性更强的协议层。他从传统互联网走来,对他而言,具有落地应用的项目才能称王。Oath Protocol不是公链,却做着比公链更酷的事。

以下文字为徐寅做客哔哔大咖秀的文字整理。

小苹果:徐大大,可以先和哔哔News的粉丝们打个招呼噢。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徐寅:hello, 哔哔News的小伙伴,大家好。很高兴今天能来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叫徐寅,我是Oath Protocol的联合创始兼CEO。我过去一直在硅谷创业,参与的公司在17年底被携程收购了,出来后便和硅谷的几位小伙伴做了Oath项目。

小苹果:硅谷的创业经历是怎样的?

徐寅:在12年的时候,我加入了Trip.com,当时还是比较小的创业公司,我作为他们移动互联网的技术负责人。起起伏伏熬了5年半,终于等到了我们Ctrip.com收购了Trip.com。所以现在trip.com就是携程的海外版。

小苹果:作为一名资深的IT工程师,除了工作,您平时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呀?

徐寅:平时主要时间还是在工作,所以我都快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忘记了。我很喜欢打万智牌或者德州扑克之类的牌类游戏,所以我其实是MtGox最早的一批用户,因为当年万智牌就在上边交易。

最近有时间就会和家人一起骑行,特别是天气好的时候,我会比较放松,也当做锻炼,主要还是把自己从一天一年的币圈里抽离出来一会儿。

小苹果: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发生过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趣事?

徐寅:其实创业本身是一件不怎么有趣的事情,所以趣事不太多,一般都是苦中作乐吧,但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倒是挺多的。

比如之前在trip的时候,有一位很资深的早期工程师,他是为数不多的比我还早进公司的同事,可是他在公司宣布被收购前几个月离职了,他只要多坚持一会儿就能拿到一笔不错的奖金,毕竟他是最早期的工程师。

创业可能就是这样,除了技术上不断的努力,更重要的就是坚持吧。毕竟创业不是一天两天,可能是5年甚至10年的长跑。所以如果遇到一些挫折就选择退缩,很难看到远方的风景吧。

不过,我因为在创业公司待久了,也会有自己的习惯,反而比较难接受大型企业的文化。对我来说,创业本身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小苹果:您现在每天要工作多长时间?您是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

徐寅:其实挺难平衡的。我一直和合伙人开玩笑说,好希望现在是刚大学毕业或者还在念书,一个人吃着泡面就过来了,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任何担心和牵挂,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我现在要从007的工作节奏中平衡生活确实很难。

小苹果:您所接触的创业公司的习惯是怎样的?

徐寅:我觉得创业公司待久了,就会很希望能够参与到核心产品和决策中。因为早期的公司可能只有几个或者十几个人,几乎所有的核心决策都会共同探讨和参与。另外,创业公司相对节奏会比较快,需要大家非常团结,几乎不会有特别多的Politics (大多数不会),反而大公司的风格会比较一板一眼而且比较官僚,让我比较难以适应。

小苹果:007也就是一周七天全部不休息啊?

徐寅:哈哈~是啊。我看到最近的996ICU,我好想开一个007ICU。

小苹果:在公链为王的当下,为什么没有选择做公链?

徐寅:这个问题,我们被反复问过很多次。几个硅谷资深的工程师为什么不做公链呢,却要做一个不怎么讨巧的应用?就像我之前提到过的,在过去的6,7年里,我们都是在传统互联网里创业,对于一个项目的评判更多的是看重明确的商业模式、可延展性以及市场的竞争情况。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团队没有太强的公链基因。所谓的公链基因,就是团队是否具备做一个大型公链的技术积累。我认为,团队必须具备非常强的分布式存储底层构架的开发经验,或者大型数据结构研发的经验,这样才能实现一条全新的公链。

另外,目前公链市场是一个强竞争的红海,有大量的项目单纯为了迎合所谓的“公链为王”的市场,单纯按照以太坊或者比特币的结构,删删减减做了一个所谓的公链。这种类型的项目,我们团队可能不太感兴趣。

很快大家会看到,其实最后还是以商业模式为项目的核心,单纯为迎合市场而做的公链会在“去泡沫”的过程中逐渐消失。我也必须承认,我们也受到了很多市场倾向性的影响。毕竟大家还是比较盲目追逐某些热点的,所以在融资市场,我们比较不吃香。

小苹果:基于怎样的巧合让您创立了Oath Protocol项目?成立Oath Protocol是基于怎样的初心?

徐寅:我在trip的时候,做的比较多的就是数据分析和个性化推荐的产品。trip被收购后,我也一直在想把过去的经验结合新的模式运用到自己的项目里。同时,刚好遇到了区块链的浪潮,我们想把大数据分析和区块链的几个核心技术相结合,应用到一些实际的商业场景中。

最早,我们在设定Oath项目时有几个理念,让区块链技术能实际地帮助到一些客户,并且能够有非常强的延展性和落地性。我们去年都在开发产品和拓展客户。

区块链项目本身应该要基于需求和供给来设定,而不是追求某些大型的热点。举个简单例子,区块链技术成熟后,我们可能需要的公链也就1条或者2条。目前市场已经有比较好的先行者了,除非项目有非常与众不同的设计,否则目前进入公链市场都不是寻找商业模式,而是出发点有些偏差。

小苹果:Oath Protocol作为首个区块链众包式决策平台,解决了的哪些痛点?

徐寅:我们非常希望能将Oath的产品应用在在传统行业中,我们发现每家公司在制定商业决策时都会伴随着这些问题。比如,产品经理会问,我们的产品定位、设计、需求是否准确?市场主管会问,产品的定价和市场的消费人群是否匹配?客户主管会问,我们的客户对产品是否满意?需要如何调整策略?公司负责人会问,投入了呢么多广告费用,究竟是否有效?如何有效评估和监管?

这些问题背后都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持和精准的反馈,这些数据本身可能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成功的商业决策通常来自深入的分析大量看似简单的信息。获得这些信息的途径有许多,比如雇佣第三方调研机构、问卷调查,或者组织焦点小组等等。

但这些解决方案中都有几个核心的挑战:第一,如何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有效获得这些信息?第二,如何快速有效地接触我们精准的目标客群?第三,怎么确定用户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并激励用户持续提供?第四,没有专业的分析师,获得到这些数据之后如何进行决策?

据我们的统计,目前普遍的解决方案是雇佣第三方的服务机构,来进行客户信息采集和市场调研。通常一个100人左右的精准调研业务,收费在5~15万元,且需要数月才能完成。如何在准确度和成本之间平衡是目前市场的一个缺失。

Oath Protocol利用区块链技术,结合大数据分析,精准的用户投放,优质的用户激励手段,提供了一个数据公开透明、可追溯、自动化、可信、低成本、高效率,且有着深度分析能力的大型众包决策平台。Oath Protocol致力于逼近专业度,在成本和效率之间寻找平衡点,让企业和用户之间的诉求都得到满足。

小苹果:现在Oath Protocol项目的进展如何?

徐寅:我们一直都在默默地开发,今年2月4日我们已经发布了一个线上app。www.oathprotocol.com/jury 目前是一个web app, 它能降低使用app的门槛,能够让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截止到3月底,我们已经有超过20000名注册用户,来自近100个国家地区,并且已经获得了超过90000次投票,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了大量的数据。

App的截图

小苹果:Oath Protocol的经济激励模型是怎样的?

徐寅:我们是一个比较标准的Utility Token,我们将客户支付费用的40~60%分配给参与投票的用户,可以参考这个图片。

为了确保用户参与投票的积极性和可靠性,我们将奖励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投票,一个是获胜。投票奖励比较容易理解,就是参与投票的用户都会获得奖励,是总共奖励的20%;而获胜奖励是在案件完结之后,如果用户的投票是站在绝大多数人的选择的,会获得剩余的80%案件奖励。我们希望用户能做出最合理和最真实的评判。

我们还有很多细节来辅佐整个经济模型,比如信用等级、案件获胜比例设定、精准分发等等,我就不再这里一一赘述了。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看一下我们的白皮书,或者加我们的社群一起交流。

小苹果:Oath Protocol的应用场景有哪些?有具体落成的真实案例吗?

徐寅:使用场景将包括:市场调研、产品反馈、AI数据模型训练、去中心化的纠纷化解、广告分发等等。这些场景看似离我们很远,但背后都有几个通用的逻辑。

比如:第一,需要大量的真实用户参与;第二,对参与用户的专业度要求不高;第三,需要精准的用户筛选;第四,大量的数据收集和分析;第五,成本和效率的要求较高。

几乎每个品牌和企业都会有这样的业务需求,并且他们已经支付了大量的预算。在目前并不理想的解决方案上,Oath的出现将大幅度地降低成本,同时提高效率和数据的准确性。

我们有信心能在短时间内获取到不少潜在的商业合作客户。目前,我们已经有超过15个合作伙伴,其中SimplyBrand和我们的合作比较紧密。从2月上线以来,他们已经提供了我们超过7000个案例。

小苹果:目前区块链的商业模式比较单一,Oath Protocol有明确收入模式吗?

徐寅:我们是一个较为落地的项目,有比较明确的商业模式。比如我们有3种收费模式:

3种收费模式

比较简单的就是根据投票和案件来收费,还有我们提供的深度分析的各种服务也会收取一部分额外的费用。目前我们已经在和SimplyBrand签付费协议了,之后也会和大家分享。

我们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市场的压力吧,因为作为创业公司,项目自身准备充分后也需要市场的配合。在融资市场比较冷清的前提下,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尽快找到更多付费的合作伙伴,让整个项目可以不断的发展和扩大。

小苹果:有的人认为IEO是此轮牛市的导火索,有人认为IEO只是临时的风口,您如何看待IEO?

徐寅:我觉得IEO是目前市场上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熊市是一个去泡沫化的过程。优质的项目方也需要交易所和社区的认可,而交易所也需要有潜力的项目来获取更多的交易量。通过IEO,项目方和交易所都能够获得一定的关注度。但是我自己判断这个热潮也不会持续太久。

所以IEO是否是牛市的导火索真的比较难说,我觉得牛市是否到来更多的还是看是否有大型的应用出现。

小苹果:那您赞成 “IEO是目前最有效的融资方式”的说法吗?

徐寅:我并不认为IEO是一个很好的融资手段,毕竟和当年的1CO狂潮相比,已经是天差地别了。但IEO是一个比较好的获取关注的方式,IEO让很多优质的项目被大家了解到。而且IEO在投资价格上也会有一些优势,所以引发了一些争抢。

我会希望在IEO争抢利益之后,还是要对项目本身有一定的了解,而不是单纯的投机,毕竟目前市场还是较为冷清的,要有一定的保护意识。

小苹果:您认为,当前区块链市场有哪些乱象是刻不容缓得立马解决掉的?

徐寅:我觉得一个新兴的行业,特别是大量利益环绕的行业,都会经历这样一波狂热和混乱的阶段,但当狂热退去之后,我们思考更多的不是等牛市或者等什么风潮来继续投机,还是要回归理性和项目的本质。

关于项目的投资本身,我觉得真实性和透明度非常重要。包括团队、资金等等,就好像上市公司必须披露财报一样,要让更多的投资者加入,让更多的投机者对项目也有一定的认知。

小苹果:对于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您有什么不一样的见解吗?

徐寅:我觉得区块链的发展会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一样。08年我第一次拿到IPHONE的时候,身边的朋友都是摩托罗拉的翻盖手机,但我自己一直对它非常着迷,还做了很多无聊的小项目。

直到2011年的时候,差不多是iPhone4s的时代,才突然爆发智能手机的潮流,到12和13年几乎人人都用上了智能手机。这中间其实有大量的创业者加入了这个行业,有大量的传统公司都为智能手机做了布局和投入。

我觉得区块链的发展也需要这样一个过程,区块链的发展一定会需要更多的创业者和更多传统公司的认可,而不是仅在一个小圈子内传播。我觉得,目前的区块链就像08年的手机,98年的互联网,底层的构架已经逐步完善了,需要的是真正建立在上层的建筑。

小苹果:所以徐达还是认可区块链技术会在未来大爆发,取得现在的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一样的繁荣。

徐寅:嗯,我觉得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价值还是非常大的。

粉丝1:我们普通币圈人该如何参与Oath Protocol项目?

徐寅:我们很快会宣布一些新的消息,尽请期待!哈哈~

粉丝2:徐大大,为什么您不认为公链是大繁荣的发展,而认为最后区块链市场只需要1到2条公链?

徐寅:我们自己评判还是主流的几条吧,但现在确实也比较难说。因为大部分的公链目前解决的问题都比较类似,对于用户来说,每条公链的步入门槛都很高。

我相信,最后大家会倾向融合,把同质化的内容去除,仅保留必须的部分,让更多的用户可以无感地加入。比如现在我问身边的朋友www是什么?互联网是什么?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具体的内容,只知道平时每天用的就是这个。

我认为,区块链真正成熟了,就是用户已经不需要感受到或者去区分到底是ETH、EOS还是BTC。

粉丝3:想投机赚钱,有人说区块链行业能投机的次数不多了,对于何时撤出,不成为接盘的,徐大大站在您的角度,有什么建议吗?

徐寅:我觉得这个倒没什么特别的时机。比如,去年我一个好朋友问我,BTC都1000美金了,还能买吗?我说当然不能,泡沫太大了。然后BTC涨到3000了,他又问我,能买吗?我说,靠,1000的时候不让你买。3000还敢买?然后20000了……

所以确实很难评判真正的时机,因为对于非庄家来说,就和A股一样,币圈市场很难捉摸。